首页

产经

2019年葡京资料

2019年葡京资料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2019年葡京资料 -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2019年葡京资料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喜相逢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复盘8张图:权重发力指数收涨 北向资金连续8日净流出

网易贵金属 昨天20:27 80.8万+

丹斯克银行:全球增长放缓对金融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?

九易算命网 昨天20:27 36.9万+

王群航:养老目标基金利于投资者掌握资产动态

中华保险 昨天20:27 23.9万+

巴菲特午餐开拍了!价格已翻两番 结果31日见分晓

排球在线 昨天20:27 35.3万+

管大宇:万物皆头寸 将期权跟期、现货融合在一起

知米英语 昨天20:27 98.8万+

光明地产回复上交所4问 称关联交易均无潜在利益安排

SoDu迷 昨天20:27 908.4万+

拼多多回应“洗钱”指控:文章不实 将起诉索赔1000

直销博客网 昨天20:27 6.9万

平安金管家APP收集个人信息80%竟不需要用户同意

通关网 3天前 35.3万+

5月27日复盘:进入反弹周期 主力重点出击12股(名单)

Q猪文学站 昨天20:27 23.1万+

富士康未回应苹果订单是否调整 称客户改变影响有限

天津链家网 昨天20:27 3.9万

甲醇上涨时机尚不成熟

曹操专车 昨天20:27 2.7万

“水氢汽车”舆持续发酵 青年汽车称仍在推进上市

龙岗新闻网 昨天20:27 81.7万+

杨陵江:1919模式进化,如何拿到20亿投资?

敬业签 2020-05-27 89.6万+

环球时报社评:中国的意识形态争论应当远离华为

广州本地宝 昨天20:27 31.9万+

鄂尔多斯农商行再领3张罚单 一日累计罚没逾80万元

萧山人才网 2020-05-27 56.9万+

博时魏凤春:市场不确定性仍存 短期避险情绪或维持

流言百科 昨天20:27 881.4万+

涉嫌串通操纵汇率!花旗、小摩、瑞银等在澳被起诉

舞蹈视频 5小时前 0095

今年房价涨幅不能超过5% 苏州楼市的疯狂将终止?

无锡新传媒 昨天20:27 276.3万+

外交部:不存在台官员与博尔顿“职务对等”之说

测速网 昨天20:27 3.4万

孙煜伟:黄金多头真能发力吗 原油弱势还看跌

猪e网 2020-05-27 2.1万+

A股反弹 芯片板块大涨5.56%:后市如何走?

德语助手 前天20:27 68.7万+

美航母在西太缺席时间越来越长 中国航母能否成主角

童装加盟网 1小时前 576.8万+

辉焕逸鑫:黄金如何把握局势 黄金操作建议

新野政务网 前天20:27 91.3万+

十八大以来 第二个有这身份的高管被查

思埠官网 前天20:27 59.1万+

俄罗斯观察员将在美国上空进行观察飞行 为期7天

沈阳理工大学 2小时前 85.4万+

房产税真要来了?2020年人口普查不仅查人还要查房

博亚和讯 2020-05-27 64.6万+

男子为哄孩子抱娃开车绕圈 警方:扣2分罚100元

澳典网... 昨天20:27 711

长安否认北京工厂卖给一汽:个别媒体凭空捏造假消息

亚洲金属网 昨天20:27 8.9万

广东正中珠江服务的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均已中止审查

资本魔方 昨天20:27 7.9万

工信部:未收到“水氢车”准入申请 不能生产销售

成长中国网 昨天20:27 394

中国房价有多高?厦门租售比1:1071需89年才回本

链尚网 昨天20:27 51.3万

美国怀疑华为窃取知识产权 任正非:美国都没做出来

友金所官网... 4小时前 69.2万+
为您推荐中
暂时没有更多了……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